一國兩制失效

2017 年 5 月 12 日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北京政府在1984年向香港人、英國政府、乃至全世界許下的莊嚴承諾,當年不少香港人畏懼北京收回香港主權後,會改變香港原有的制度以及生活方式,而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出現,正是北京政府認同香港本土意識存在的體現,亦正是這種必要的中港區隔、以及保障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最終成功說服英國政府、以至部分香港人接受主權移交的安排。

但是主權移交十九年來,北京政府一直挑戰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底線,香港人對北京的背信棄義經已越來越反感。2015年香港足球代表隊參與世界杯外圍賽期間,不斷出現球迷噓爆國歌的情況,中港之戰竟亦逼得梁振英及一眾港府高官不敢表態。回想2002年,中國國家隊首次打入世界杯決賽周,當時中國隊的賽事引起全城關注,短短十三年後,香港人對中國的觀感急轉直下,這種轉變亦可說是香港民情的縮影,值得北京政府反思。

究其原因,乃自2003年廿三條立法觸礁之後,北京政府逐步收緊香港的自治權,不斷插手干預香港事務,踐踏一國兩制,甚至要香港從政治上、法制上、經濟上、社會上,全部變成「一國一制」,剝奪香港人民主、自由、法治等的核心價值。而北京政府的干預在梁振英上任之後更變本加厲,逐漸激起香港人的反抗情緒。

前中聯辦研究部部長曹二寶曾在2008年撰文,表明香港需要兩支管治隊伍,一支是「香港特區建制隊伍」,另一支則為「大陸幹部管治隊伍」,亦即港澳聯、中聯辦等的機構,現在看來,「香港特區建制隊伍」更有向「大陸幹部管治隊伍」負責的傾向︰梁振英在2012年當選特首後,竟然要向中聯辦謝票;保皇黨議員政改方案無投票,又要急急向中聯辦補鑊解釋,足證中聯辦近年已經由聯絡機關,變成在香港執行北京決策的代理人,插手干預香港各級選舉,以至特區的管治。

北京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種種尊一國、輕兩制的行為,香港人看在眼裡、怒在心頭。經歷雨傘運動以及政改否決之後,香港及北京政府,已經失去了一整代香港人的民心,亦輸掉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僅餘的信心,北京政府「人心回歸」的策略,已經宣告失敗。進入「後政改」時代,北京政府應該重新思考對香港的策略,重新實踐一國兩制的初衷。

要令香港重新上路,北京政府必須認同「一國」與「兩制」是唇齒相依、同樣重要︰必須恪守一國兩制的初衷,保持中港區隔;恪守《基本法》第二十二條,不再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恪守讓香港政府主導政制改革的承諾,根據香港人自身意願,自行決定民主前途,讓香港人自主命運。

唯有如此,香港社會才可由撕裂回歸平靜,梁振英及北京政府若果仍然以鬥爭為綱,對民間一切有關香港前途的倡議,都批鬥成「港獨」、歸類成死硬派,不容討論的話,一國兩制將再難有前景,而北京憂慮的港獨之聲,亦將無可避免地成為燎原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