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簽多行背後的港深同城化策略

2017 年 5 月 12 日

香港政府的經濟政策近年越趨與大陸進行區域融合,更企圖與有邊境接壤的深圳同城化。2007年8月,由現任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創立的智經研究中心,便發表了名為《建構港深都會》的研究報告,明確指出「建構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港深都會』,正逐漸成爲港深兩地政府、企業和社會的共識,且具備了必要性和可行性。」,更提到「關於港深共建國際大都會的說法雖然沒有寫入香港政府的官方文件,但在兩地政府和民間的互動中已經取得了越來越多的共識。」可見深港同城化早已經是香港政府及北京政府共同秘密推動的策略。

其後在2009年,當時仍是特首辦主任的陳德霖再接受《文匯報》專訪,進一步提出「港港同城化生活五大構想」,當中有不少與現屆政府推行的政策息息相關。陳德霖提出的「五大構想」,第一項便是讓深圳常住人口可以便利進出香港,此項構想憑藉同年推出的一簽多行政策,已經在香港得到實現。

一簽多行措施令香港被納入深圳居民的一小時生活圈,單計2015年已有超過1050萬人次持一簽多行簽注來港,雖然一簽多行措施於2015年4月收緊至「一周一行」,但2015年以「一周一行」方式來港的深圳居仍然多達244萬人次,對鄰近邊境的社區造成沉重負擔。一簽多行帶來嚴重的走私水貨客問題,滋擾香港人的生活,同時亦令到鄰近邊境的地區成為深圳居民日常購物消遣的地方,深圳居民即日來回香港購買奶粉、即食麵、活乳酸飲品、洗頭水,只將香港當成超級市場,根本不是來港旅遊觀光,實在難以稱他們為旅客。

邊境地區的零售商店結構亦因此出現顯著轉變,經營多年的本土小店相繼結業,換成一式一樣的金鋪、藥房、化妝品店、走私水貨店等迎合深圳居民需要的商舖,才得以在區內生存,令商店失去香港原有的特色。

新民主同盟自2012年起,已關注大陸旅客過多對香港造成的問題,並最先要求政府必須限制自由行及取消一簽多行,還香港人原有的生活空間,范國威亦是最先將港人優先的聲音帶入立法會的議員,並即時遭到議會內各個政黨的口誅筆伐,指責「拖篋」行動及「源頭減人」等的訴求屬「排外」、「歧視」。及至近年大陸旅客對港人的影響日益嚴重,才喚醒各黨派正視大陸旅客過多的問題,亦令政府無法再漠視訴求。

「港深同城化」是在香港市民從未有共識、亦從未有諮詢、討論的情況下,突然成為香港政府的施政方針。香港政府必須徹底取消一簽多行措施,實在不應只顧大陸的需求,繼續蠶食香港人的生活空間,而並非只將問題簡化成旅遊政策的方針,甚至以烏賊策略轉移視線,去掩飾自己對削減自由行、取消一簽多行的無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