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本地資助學士學額

2017 年 5 月 12 日

香港每年均有數以萬計考獲入讀大學資格的學生,因資助學士學位不足,而未能經聯招入讀資助學士學位課程,2014/15學年便有超過13,000個合資格學生未獲大學錄取。然而,政府的資助專上教育學額在2004‐2005至2013‐2014年度期間,只曾增加3908個,政府一直不願意為香港學生增加資助學士學額,令香港學生只能報讀既昂貴又低認受的副學士課程,但亦沒有提供合理的高年級學士學額予副學士畢業生,令副學士生猶如磋跎歲月,政府的專上教育政策是在折磨香港的年輕人,未能有效培訓本地人才。

但政府卻盲目擴張輸入大陸人才計劃,單計2015年便有9229名大陸居民的申請獲批;政府又資助非本地學生入讀香港的大學,例如大學教資會資助的研究院研究課程非本地學生的比例便屢創新高,由2010/11學年的68.1%,上升至2015/16學年的80%。

政府另一方面又推出大陸大學升學資助計劃,但香港年輕人對於往大陸升學的興趣相當有限,大陸大學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相比香港的大學均極其落後,學歷在香港的認受性亦有所不及,大陸大學升學計劃只是梁振英一廂情願向北京獻媚的政策。

經多番的爭取,政府終落實在2016/17學年起,取消每年600個非本地生資助學士學額,全數歸還予香港學生,此舉將增加本地生升學機會,不過日後八間資助大專院校仍可以「超收」形式取錄相等於核准學額20%的非本地生,故此,政府必須增加資源增加本地資助學士學額,才可更有效保障香港學生。

香港政府近十年的教育開支佔整體開支比例不升反跌,教育開支年均增長只有3.1%,遠低於平均數4.9%,更是遠遠低於基建開支的7.4%增長。對比亞洲其他國家,香港的教育開支增長也是遠遠落後,例如南韓過去二十年的增長是228%、新加坡是183%、台灣也有115%,而香港卻僅為73%;另一邊廂,在基礎建設的開支上,香港同期累積增加了291%,如此不均的資源分配實在令人費解。香港政府應該優先投放教育資源以增加本地資助學士學額,著力培訓香港人才,以維持香港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