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港水

2017 年 5 月 12 日

自從香港與廣東於1965年簽訂輸送東江水協議以來,東江水佔香港總供水量的比率已由初年的20%至30%,急升至近年的70%至80%,2014年東江水便佔香港總供水量達76%,成為香港主要的食水來源。

現時東江水供水協議採用「統包總額」的收費模式,即類似食自助餐形式,香港需每年支付固定水價,以得到每年上限為八億二千萬立方米的東江水。「統包總額」協議令香港失去了購水量的主導權,即使香港的水塘存水量有所上升,政府亦不能按需要減少購水量及降低購水價格。過去十年,供港東江水的實際供水量均低於上限,然而,東江水在過去十年間卻不斷加價,令政府在這種收費模式下累計多付四十五億元的公帑。

香港政府多次強調「統包總額」是為了應該百年一遇的水荒,確保香港必定有充足的供水量。但2013年本港水塘便曾因水塘收集的雨水滿溢,而將超過四千萬立方米的食水排出大海,價值相當於二億四千六百萬港元,「統包總額」協議令政府寧願將水塘的水倒出鹹水海,都不能減少東江水購水量,無疑令市民蒙受雙重損失。

對比國際上的例子,新加坡也須每年向鄰國馬來西亞購水,但水價只是每立方米0.017港元,相比起來,東江水成本每立方米達5元,比新加坡貴二百倍有多。即使比較同是購買東江水的深圳,水價在2014年底是每立方米9毫6仙港元,東莞的購水價亦只是每立方米5毫,同樣的水源,同樣的輸水管道,售價卻差天共地,全都比香港便宜幾倍。

然而,大陸政府在維護供港東江水水質上,卻無法做到盡善盡美,而香港政府亦無法監察供水的質素,令香港人每年花上巨額公帑,購買沒有質素保證的食水︰2010年5月20日,有香港傳媒實地視察位於東莞樟木頭的東江水供港明渠,發現供水明渠鄰近堆填區,水質極不理想;2012年12月18日,香港媒體走訪位於江西的東江水源頭受到農業活動污染,生活廢物、禽畜排洩等直接流入東江;2013年1月23日,香港傳媒發現東江新豐江水庫有人非法排放化學物質污水,令魚類、田雞等大量死亡;2015年12月1日,綠色和平抽查香港五個儲水量最高的水塘,全驗出含有害物質「全氟化合物」(PFCs),其中三個存東江水水塘,含量高於只收集雨水的水塘,故推斷東江水可能是PFCs來源之一;2016年6月6日,《蘋果日報》委託香港公開大學在東江多處抽查的水辦發現含有環境雌激素,源頭或來自民居污水的人體尿液、農場豬畜排洩物、工廠排放、農田的化肥和殺蟲劑等。

為了使供港東江水的水質符合標準,港府會先為東江水進行過濾及加工,加上購水的水價,香港人飲用每立方米東江水的總成本約為8.6元。至於政府提出將軍澳海水化淡廠的生產成本,則為每立方米約12.6元,隨著技術的發展,海水化淡的成本可望逐步下降,政府理應考慮以海水化淡逐步取代年年加價的東江水成為主要水源。將軍澳海水化淡廠預計會於2020年開始運作,但初期卻僅可滿足香港5%至10%的淡水供應量,效率遜於預期。

近年珠三角亦經常鬧水荒,沿岸城市如惠州、東莞等地發展急速,對東江水需求大增,將進一步搶貴東江水價。現時香港的東江水供水協議將於2017年年底屆滿,政府應該將發展港人港水列為政策目標,擴大海水化淡廠的生產規模,讓香港的食水自給率足以應付旱情,並將東江水收費由「統包總額」改為按供水量收費,使港府可因應需要購水,逐步減少對東江水的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