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單程證審批權

2017 年 5 月 12 日

現時單程證制度只由大陸一方審批,香港政府無權過問,令香港無法制訂完整的人口政策,成為人口政策的一大漏洞。過往我就單程證的漏洞,與毛孟靜、譚凱邦等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要求香港政府「源頭減人」,削減單程證配額、爭取單程證審批權,遭到各方政團口誅筆伐,中港家庭聯席發言人孔令瑜竟然批評聲明是「歧視新移民」,「不擇手段地賺取政治資本」,更向我「下戰書」。但其實,真正影響家庭團聚的並非單程證配額的多寡,而是這些配額長久以來被大陸的貪污舞弊、假結婚、假證件等非法行為佔據。

2016年4月,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便被揭發每年販賣一定數量的香港單程證,而且每張價格更高達150萬至200萬港元;2016年5月,「巴拿馬文件」更揭示中共許多前任或在任高官的家人,都已取得香港居留權,證明大陸的「官二代」、「富二代」,統統覬覦香港人的身份,令只靠大陸審批的單程證成為權貴人士來港、甚至輸入國安人員的後門。

兩地政府持續縱容假證件、假結婚、販賣單程證的行為,只是北京政府複製在新疆及西藏施行的殖民伎倆,在香港進行人口換血。這些大陸官媒口中的「新香港人」,經大陸當局篩選,又在中共政權底下生活多年,不單在文化上與香港人有大分別,更不一定會擁護香港各種的核心價值。唯有修改單程證制度,由港府行使入境審批權,減少走後門的情況,避免繼續有人以不法途徑,假借家庭團聚之名取得單程證,才可以惠及真正希望來港團聚的家庭。

倡議及制定移民政策本身不會構成歧視,因為不論是多開放的地方,都不可能接收來自全國、甚至全球的新移民;只有制定合理、符合本土期望和發展需要的人口政策,才能避免不必要的仇恨出現。自1997年以來,已經有接近88萬人透過單程證制度來香港,而2014年共有約4萬名單程證持有人移居香港,幾乎是香港本地自然增長人口的一倍;政府統計處更推算在未來50年,香港會再有多193萬名單程證新移民。但由於香港政府無審批權,無法控制新移民的年齡、學歷等的因素,令這批人數眾多的新移民,無法切合香港自身對專才的需求。

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新來港的大陸移民中,擁有大專以上學歷的人士,只有16%,遠低於全港人口約27.7%的比例;而大陸移民中屬專業人員的比例亦不足一成,遠低於香港現時28.1%的比例。研究東亞地區的哈佛學者傅高義在2015年接受本地報章訪問時,便直指香港的移民政策失敗,只重量而不重質,直接削弱了香港對外的競爭力。香港人只被動地承接大量外來人口,加劇了公共資源的競爭,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更令香港在社會上、文化上,都日漸大陸化,成為中港矛盾的導火線。
現時大陸各級省市均可擁有入境審批權,香港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特別行政區,理應爭取單程證的入境審批權,取回移民政策主導權,以制訂整全的人口政策,讓移民制度可配合本土需要及自身的承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