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訂綜援居港年期限制

2017 年 5 月 12 日

面對盲目中港融合,香港各方面的資源都已經出現分配不均的情況,政府實施雙非孕婦零配額、限奶令這些確保港人優先的措施,便是最佳的例子。但上一代的泛民議員如劉慧卿、何秀蘭等,仍然只懂強調不應「歧視」,劉慧卿甚至話提倡港人優先便是「踩住弱勢社群上」,這些說法明顯落後於香港的民情。

終審法院於2013年12月17日判決申領綜援需居港滿七年的限制違憲,往後從大陸來港的新移民,只需居港滿一年便可申領綜援。判決引起市民強烈反彈,其後的民意調查更顯示,大部分市民均不滿終審法院的判決。

其實,世界各地的政府對移民都有一定的福利限制,2014年11月歐洲法院裁定德國有權拒絕向抵埗後從未工作的歐盟新移民提供福利,前英國首相卡梅倫更形容裁決是「簡單常識」,其後亦宣佈新移民入境初期不得申請失業救濟及住房補助;美國的新移民現時亦要住滿5年才可申領福利;在新加坡只有公民才可以購買一手的公營房屋。即使香港學者周永新在研究退休保障的時候,亦曾指出即使福利國家亦會對新移民的福利資格設限,例如瑞典「保證養老金」需要居住滿40 年才可享全額保障。工黨的張超雄當時亦認同退休保障只應讓香港永久居民申請,足證福利以公民優先是國際慣例,並不構成「歧視」。

當然,法院並非處理政治問題的地方,終審法院的判詞清楚說明,當涉及經濟或公共政策時,只需政府的限制有合理基礎和目的,香港法院都不會介入,我相信今次終院判政府敗訴,很大機會是因為政府於2004年加入七年居港要求限制時的理據混亂。我認為政府現時應該要依循立法途徑解決問題,諮詢並重訂綜援年期的限制,再將條例草案交予立法會審議,以確保香港永久居民可優先得到社會福利的保障。政府必須取回並行使單程證審批權,確保新移民必須具有一定的經濟能力,來港後能夠自給自足。

尊重人權是要追求機會的平等,而不是分配的平等。社會福利是需要社會上部分人的付出,以照顧貧苦階層,故本來就不是生而有之、人人平等的權利,因此,在制訂福利政策時考慮對社會整體是否公平,乃天經地義之事,盲目指控建議屬「歧視」,只會窒礙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