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炒安裕 新聞自由堪憂

2016 年 4 月 28 日

巴拿馬文件陸續披露不同國際政要設立離岸公司及有避稅之嫌,不少香港政商名人也被捲入這場風波。《明報》上周就設立專頁,作出詳盡的偵查報道。然而報道刊出不過一日,驟然傳出《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筆名「安裕」)遭解僱的消息,雖然不能證明兩件事之間有直接關係,但香港媒體的編採自主近年屢受干預,新聞自由每況愈下,令人憂慮。

姜國元是一位有逾三十年經驗的資深新聞工作者,一直 堅守編採自主的防線,參與過多項重要報道,包括梁振英及唐英年僭建等事。《明報》總編輯鍾天祥聲稱以「節省資源」而解僱姜這支健筆,又拒絕與員工對話,粗 暴的手段實難以服眾。多位專欄作家及插畫家連續三天開天窗,鍾天祥卻要求每個天窗強加一則「編按」,重複解釋《明報》裁減人手的原因,更顯得此地無銀三百 兩。工會亦揭露鍾天祥一度叫停印刷,意圖封窗,一再專橫地干預編採自主,或使員工噤若寒蟬,《明報》的公信力勢將大受質疑。

「無國界記者」去年公佈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香港僅排第69名,比台灣更低,近年香港的新聞自由的確堪憂:劉進圖遇襲,雖已將刀手定罪,但案件的主謀及動機不了了之;無綫有關「暗角七警」的報道遭高層刪改;《蘋果》及now新聞台的記者在旺角佔領區採訪,曾因襲警被捕;《am730》、《蘋果》的部分廣告被中資公司抽起;本港最主要英文報章《南華早報》更被中資的阿里巴巴收購,市民難免憂心政權之手已伸向傳媒業。

新聞界已步入寒冬期,多份紙媒相繼停止出版,新聞工作者又日益受掣肘。傳媒除了在處理敏感題材時面臨重大壓力,採訪權也時有受限,如早前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點票時,有大專生記者及部分網絡媒體記者被拒進入新聞中心記者區,網媒平日也一直不能出席政府安排的採訪活動。梁振英及其管治團隊與部分媒體關係緊張,如《蘋果》記者去年底追訪吳克儉時,被帶返警署調 查,梁近日更點名譴責《壹周刊》的採訪工作滋擾其女兒梁頌昕。政府不止未有向新興網媒開放採訪權,身為特首的梁帶頭打壓傳媒的採訪自由,預示香港新聞界仍 要度過好一段黑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