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抗惡法

2016 年 3 月 09 日

被網民稱為「網絡廿三條」的版權修訂條例經歷接近三個月的角力,終由府宣布作罷。

過去三個月,不論是民間團體、立法會議員、甚至版權大聯盟,都嘗試踏出一步,嘗試共商條例修訂的共識,並為此召開四方會談。唯獨政府作為條例草案的諮詢者,一直以來都只顧及既得利益者的意見,對泛民主派議員有關「公平使用」、「用者衍生內容」、「限制合約凌駕」三項修正案充耳不聞;四方會談後,民間團體又提出希望政府提交新的方案,政府不旦一口拒絕,更出口批評議員拉布。

政府以拉布標籤各方在過去三個月的努力,只為轉移視線,但實際上民間團體及泛民議員一直緊密聯繫,準備充足資料,以務實論政的態度,在議事堂上提出多個支持修正案的理據;泛民議員一方面亦運用議事規則的空間,以點算法定人數、提出休會、成立專責委員會等建議,拖延時間以保住各方談判的空間,不讓保皇黨議員匆匆通過草案,運用議會抗爭的手段,最終成功拉倒法案。

時移勢易,面對科技的急速發展,現時版權條例不論對網民、抑或對原創者的保障,的確並不足夠。但今次的版權修訂條例,並沒有令到版權條例跟隨時代的步伐而進步,反而更向後退一步。政府自此至終,都只企在版權商一邊,將版權完全視作私有財產權利,對公眾使用版權作品的公民權利,給予重重的枷鎖,限制創作手法。

未來政府必定會再就版權條例作下一輪的諮詢,范國威希望政府汲取今次的教訓,在下一輪諮詢中接納三項要求︰於條例草案中列明「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不適用於版權法;於豁免作品中加入「豁免凌駕合約條款」,令限制版權豁免的合約條款無效,達致真正的民事豁免;以及引入「開放式豁免」,只要是非牟利或非商業創作,以及無傷害原作的版權利益,就不須負上刑責。政府必須真正做好諮詢者的角色,提出各方都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