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制度難容「特事特辦」

2017 年 4 月 13 日

法治的概念在香港根深柢固,港人天生厭惡特權。特首梁振英的幼女及妻子被指要求國泰職員代為取回遺留於禁區外的行李,事件擾攘近一星期仍未平息,被網民及傳 媒譏為「特事特辦」、「我爸是梁特」。此事不止涉及機場安全的嚴重問題,之所以升級為政治炸彈,除了因為梁振英態度龜縮、企圖以語言偽術蒙混過關,也由於 政府部門選擇為梁護航,反而愈描愈黑,顯出港府漠視規程、公私不分的做法,令事件由特首第一家庭的醜聞,惡化成賠上特區政府誠信的危機。

在恐怖組織肆虐、各國自危的年代,機場安檢制度必須 保持嚴密,不能為了個人便利而輕易破壞規矩,違反國際通用的安全指引,會威脅國際航空安全,亦會打擊香港民航安全的聲譽。由幾間航空公司職員組成的空勤人 員總工會連日來多番發聲明,堅稱乘客的行李絕不能由他人代為帶入禁區。若政府部門堅持是次做法沒問題,會令前線員工無所適從,置乘客安危於不顧。
梁振英以至整個管治班底均有一個通病,就是處理危機 時往往態度閃縮,每每待事件演變為社會熱話才肯以「擠牙膏」方式交代,甚至編作大話誤導公眾。梁振英先否認以特首的權力向職員及保安施壓,只有自稱為「梁頌昕的爸爸」,這已是語言偽術:一個稍有常識的港人又怎會對特首的家庭成員毫無認識? 再 者,問題不在於梁是否有要求職員稱他為「梁特首」,他一開始就沒必要出面跟職員對話,而應要求女兒按照正常程序取回行李,以身作則。縱使國泰內部報告已列 明梁頌昕多番要求職員代為認領行李,但梁反指女兒取回行李之事乃「保安及航空公司的決定」,實乃推卸責任,彷彿他與家人只是「被逼」接受這安排,能夠置身事外。

荒謬的是,政府部門選擇忠心護主,保安局、民航處及 機管局力稱做法無問題,罔顧正規程序,以歪論掩飾「一男子」的失誤,變相犧牲一向行之有效的安檢制度。梁振英任內多番出現誠信問題,包括收受澳洲公司五千 萬款項、涉嫌為兒子前途鋪路而促成捐款,其「特首超然論」更令人譁然,但他仍能穩坐特首之位,令市民日益懷疑政府的誠信與廉潔。香港的核心價值乃是尊重法 治與制度,即使是特首也不能有特權。假使大陸官場的人治模式、講求關係與潛規則的風氣流入香港,會為香港制度帶來難以磨滅的傷痕,損害國際聲譽及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