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香港人

曾幾何時,我們以身為香港人而自傲,香港建基於制度優良、秩序井然而得享繁榮。但主權移交二十年來,在特區政府的助長下,赤化、大陸化成為洪流,確認書、釋法、DQ,好像已成為無可避免的平常事,香港人心頭湧起前所未有的無力感。有人選擇訴諸勇武,更有不少人洩氣灰心,認為遊行集會無用、議會抗爭無用、公民抗命亦是徒然。

但,爭取民主的道路從來都是崎嶇的。有種香港人,明知前路艱辛,亦願意肩負守護香港的責任,捍衛人權、法治、平等、廉潔的核心價值。因為有種香港人,深信每一個人都有權掌握自己命運,自己香港可以自己救;因為有種香港人,不能夠眼睜睜看著香港赤化、大陸化而無動於衷;因為有種香港人,只是很簡單地,想為香港付出多一點。

因為有種人,叫香港人。

有種堅持

一切政治皆本土,是一句老土的美國政治名句,但是在香港卻竟然成為新鮮的事物。選舉產生的代議仕,當然要代表當地民眾的利益,簡言之,便是本土利益。

由民生無小事、民主要堅持,到今天堅持深耕細作、守護本土,我深信要擋住赤化,必須由下而上,由為基層工作開始,捍衛基層權益,更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人權自由,平等權利,要撐住香港的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否則,一國兩制被淪為一國一制,香港人連免於恐懼的自由也沒有,便不能夠有尊嚴地生活下去。

有種本土

香港前途、以至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問題,引伸出何謂「本土」的爭論;而何謂「本土派」,更成為了很多人爭論不休的問題。

不同人對「本土」的想法不同,路線亦各異,既有「永續基本法」保留一國兩制,亦有以「公投自決」達致「香港獨立」之說,更有人舉起革命、勇武的「本土」旗幟。不過,不論以何種方式追求「本土」,若只停留在幻想與理想的空中樓閣,缺乏客觀現實的考慮,理想便無法更進一步。

因此,與其停留爭論香港要怎麼樣的未來,應先從民生政策貫徹「本土」理念,在追求更高遠的理想之前,最重要是先在政策上製造足夠的條件,從而令香港人對未來有真正的選擇。由守衛正體字、爭取單程證審批權、取消雙非嬰兒居港權、反對普教中、港人港水、到增加本地資助學士學額,這些都是我們能夠在理念以外,立即追求的可行目標,是從現實政治去解決問題,為理想建立更堅實的基礎。

有種真我

香港面臨日益赤化、大陸化的威脅,這些威脅迫在眉睫,並非單憑爭取遙遠的目標就可解決;務實本土才是回應香港現今自治不保問題的出路,在不斷出現的中港矛盾下,透過具體的政策倡議,堅決捍
衛港人的權益,並從而建立真正適合港人生活的城市。

我們必須集中火力,擋住眼前的威脅,才能夠確保香港能夠保留真我,靜待歷史的時機,去追求更廣闊的未來。